洛洛恋桃

盾铁,桃糖,美食

世锦赛接力最大咖替补。
我上场不是为了救场,是因为我想替他拿下这块牌。
我退出不是因为命令,是因为他说“我只想你好好休息。”

上交国家的Boy禁止买卖(上)(獒龙)

@最好的你们 当初帮我投票的时候点的梗,抱歉发的晚了,求各位的小红心和评论。

正文:

“巴黎怎么样?浪漫之都~”

“你当我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啊!纽约!”

“咱刚从美国回来,你再去多少趟也碰不着钢铁侠。”

“死狗子你想离婚是不是!”

“别别别!咱结婚证都还没捂热呢!离什么离!”

张继科赶紧抱住马龙嬉皮笑脸的打哈哈。马龙气鼓鼓的嘟着嘴巴。眼里却满是笑意。

他们刚从美国回来,本来只是去参加个友谊赛,却在路过法院的时候没忍住,去登了个记。

当着全队的人把证拍桌子上,顺带拍了两张定额了的二维码,微信支付宝都有。方博扫了一下就大叫队长带家属剥削人民群众。被张继科提溜着耳朵教训了一番,老老实实的摸出许昕的手机把两个二维码都扫了一遍。

刘国梁意味深长的笑眯眯的走过来摸出手机问“要蜜月还是要红包。”

张继科想都没想“要蜜月!”

方博哭唧唧的找许昕求安慰去了。

一堆旅游攻略摊在桌子上,张继科真觉得哪个都好,选了半天定不下来,干脆把攻略往地上一扫,把道哥往上一放“来道哥,你闻闻哪个好。”

马龙打了杯果汁喝着,伸头看着道哥怎么选。

道哥闻来闻去,最后一抬腿,放了一大泡水。

“张道哥你长能耐了!信不信我立马带你做绝育!”张继科追着道哥满屋跑。

马龙笑的瘫在沙发上,果汁都拿不住了。

最后他们决定去迪拜。因为那是唯一没被道哥尿上的一份攻略。走之前张继科去找方博,啪啪啪的敲门,方博扶着腰挪动到门口,一开门就被塞怀里一只道哥,然后张继科头都没回就走了,道哥幽怨的“汪”了一声,方博看看怀里的道哥,仰天长啸“张狗子!你太欺负人了!”

迪拜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是这一次完全不一样,张继科和马龙完全放飞了自我。玩的不亦乐乎。玩了一星期,痛快,也累的不轻。他们决定接下来几天在酒店宅着。张继科查到些当地普通但味道不错的小店,带着马龙一家一家吃过去。吃完最后一家烤肉店,马龙心满意足的靠在椅子上打了个饱嗝。张继科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家正发懒的小龙人。伸手摸钱包准备结账。

一摸什么都没摸到,张继科有些愣,赶紧在身上找,没有。在马龙身上找,也没有。明明上个店结账的时候还有的。

“是不是落在上个店里了,你快回去找找,我等着你。”马龙拿着菜单又点了杯红茶消食。“找不到就回酒店拿我的。”

“那你别乱跑啊。”张继科在马龙额头飞快的一吻,赶紧回去找钱包。

很顺利的,张继科在上一家小吃店找到了自己的钱包,可能是这座黄金之城的人们并不在乎这点小钱吧。张继科又感叹了下迪拜的富有。赶紧回去找马龙。

等他再回到烤肉店,马龙不见了。

马龙端起红茶只喝了一口就赶紧放下了,看上去清淡的红茶甜的腻人,马龙拿出手机挡住自己的脸。从一进店里,他就发现,店老板一直看他,他怕张继科乱吃醋,也就一直没说。这下张继科走了,老板看的更加赤裸裸了。马龙有些尴尬了,真心想走,但是,也真心怕迷路。只能玩手机了。

没一会,老板端来一盘哈瓦尔放在马龙面前,马龙警惕的抬起头问“干嘛?!”

老板激动的用口音很重的英语说“我知道你,你是马龙,我很喜欢看你打球。这盘哈瓦尔送给你。”

原来是粉丝啊,马龙松了口气。微笑着说了谢谢。

看着那盘满是蜂蜜和糖浆的哈瓦尔,马龙觉得难以下咽,但是老板一直期待的看着他,他无奈的舀了一勺。真的太太太太太太太甜了!艰难的咽下去。马龙回给老板一个笑,他突然觉得,老板的表情变的很诡异,下一秒,他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马龙已经处在一件华丽的巨大房间,他被关在一间玻璃房子里了,周围有不少同样的玻璃隔间,外面还有很多人,每个玻璃隔间外面,都有一个显示器,有的显示上正不断跳着数字。房间二层有几个包厢,他可以看到里面身着阿拉伯长袍的男人们。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去,只留了一条短裤。马龙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引得包间里的男人们放声大笑。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使劲拍打着玻璃的墙体,但是没有人理他。

很快,有几名壮汉走进隔间,不由分说,架起马龙就走。马龙真有点被吓到了,连忙用英语问“你们是谁!要把我带去哪里!”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直到被蒙住眼睛,塞进车里,马龙才反应过来,心叫一声,完了。他这是被绑架了啊!可是他们要什么啊!看绑走自己这车,劳斯莱斯幻影,根本不像缺钱啊!那是为什么啊!难道是为了用他要挟国乒队?完了完了!不会真是把!呜呜,继科儿!你快来救我啊!

正胡思乱想着,马龙感觉到车停了。有人带着他,走了十来分钟才终于重见光明。他被带到了另一个华丽的房间,房间中央一张大床上铺着绣着繁复花纹的床品,透出一股香艳的气息。没由来的,马龙紧张起来“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只是你现在是我的奴隶!”一名身着阿拉伯长袍的男子走进房间,用不是很标准的中文回答了马龙。

奴隶?!这两个字晃荡砸下来,让马龙头晕目眩,他都2017年了!他一堂堂一乒乓球国家队队长!成了奴隶?!

“马龙先生还真是可爱呢。”阿拉伯男子捏了捏还回过神来的马龙的脸蛋。

马龙像触电般弹起来,推开那人就跑,却被那几名壮汉保镖拦住押了回来。

阿拉伯男子一个眼色,几名壮汉就把马龙押到了床边。“马龙先生不要白费力气了,你逃不出去的,你现在已经不是运动员,不是队长了,你就只是我的奴隶!”

“你知道我的身份!还要囚禁我?我的国家是不会放弃我的。他们会来找你的!”马龙强撑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慌乱,其实内心早已心乱如麻。

那男子笑了一下“我是国王的亲弟弟,堂堂亲王,他们想来找你,也没有这么容易,等他们差到我这,可能也几年过去了吧。马龙先生,我可是一直很喜欢你,今天在奴隶市场见到你,真是天大的惊喜。”

马龙攥紧了拳头,看着亲王向他走来。

亲王一边向马龙逼近,一边解开了自己的长袍。

“我们就不要再浪费这美好的时光了。”

我不在家,不收快递,没有电视,水表拆了!

你到底复国不!(郅摩)

一个恶搞的小段子。看看就行了,别太认真,喜欢留个评论把~

正文:

黑伽罗带着他的军队来到长安城下,正要攻城,城门啪一声开了,萨摩叼着鸡腿走出来倚在城门上,对黑伽罗说“你们别复国了,要不以后李郅不给我鸡腿吃了。”

黑伽罗觉得,他可能遇到个假王子“王子,咱复了国,您不想吃多少鸡腿都行啊。”

萨摩想了下“也对,那就复国吧。”

吧字还没说完,李郅突然窜出来“萨摩,我是李家人,你若复国,我如何自处,而且,你别忘了,你嫁我了,也是我李家人了!乖,听话~”

萨摩被李郅强行宠溺的声音瘆起一身鸡皮疙瘩,赶紧说“行行行,我不复国了!黑伽罗,我已经嫁给这货了,没办法了!关键是我也挺喜欢他的。你快回去吧,”

黑伽罗反应神速“王子,你既然嫁给李家人了!总得有聘礼吧,这江山就当聘礼了!”

萨摩一想“对啊!李郅你都没给我聘礼!三只烧鸡我就跟你回家了!不行!亏本!我要复国!”

李郅:“我的钱不全是你管了,月俸都是你去领了!”

萨摩:“那是成亲以后的事!聘礼是成亲之前的!拿来!”

李郅真心没有钱了,都给娘子买吃的了!怎么办啊?只能。。。肉偿!“别闹了,今天晚上我穿官服。”

萨摩漂亮的眼睛登时亮了“不复国了回家和相公制服诱惑了!”

黑伽罗感觉有些辣眼睛,但还是一下抓住的重点!“王子,您不觉得您相公穿皇后礼服也挺诱惑的吗?”

萨摩想了想,擦了擦鼻血。“快快快!本王子要复国娶皇后!”

李郅真是被自己宠出来的萨摩打败了!只能使出杀手锏了!咬咬牙一狠心,对萨摩说“别复国了!今天你在上面!怎么玩随你!”

萨摩瞪大了眼睛眨巴了好几下才确定刚刚李郅说了是什么。

“黑伽罗,你要是敢复国!本王子就和你拼了!”

说完,拉着李郅冲回了府邸。

留下黑伽罗,风中凌乱!

第二天

萨摩捂着腰揉着腿“李郅!你个大骗子!!!我要复国!!!我要复国!!!”

“先能从床上下来再说吧。娘子~”

甲鱼:杨哥!求你了!你给包子哥吹吹枕头风吧!让他放过我吧!再这样陪他练,我会死的!!!
大白:啊?怎么了?是不是你欺负包子了!
甲鱼:宝宝冤枉啊!!!

晚上
包子:轻点轻点!你今天怎么了!
大白:甲鱼今天找我哭诉了,他那不是得了金牌激动的吗!
包子:和你一起的“扛把子”只能是我!让甲鱼和别人一起去!
大白:你吃醋了?!下回和我说就是了。别殃及别人啊。乖~
包子:和你说了有什么用,你不还是在外面到处撩!啊!你轻点!啊!嗯~吭~啊~
大白:我最想撩的这不已经撩到手了~

第二天
包子没去训练,但是游泳馆里谁见到大白都躲着。尤其是大白进了更衣室,其他人都飞速撤离。

我们怕看到您的玉体,再被包子哥拉去陪练。

轮回之公子谋深(上)(孙宁,羊肉包)

之前的轮回梗开始了~为最近冷成南极圈的孙宁加火(前文是《轮回应有时,恨叫无情咒》)

正文


“你,你是谁?”


“我没有名字。”


“你的家人呢?”


“我没有家人。”


“你没有父母吗?”


“我从出生就没见过他们。是婆婆把我捡回去的。后来,婆婆也死了。”


“好可怜啊,要不你跟我走吧。”


“你自己都这副样子了,让我跟你去哪啊。”


“父皇很快就会找到我的,你救了我,就跟我回去吧。父皇会赏你很多东西的。”


“父皇?你?你是皇子?”


“对啊,我是太子,你跟我回去吧,以后我们就能一起玩了。你看!是御林军!父皇来找我了!你跟我回去吧。”


“好吧。”


“哈哈哈,太好了。以后终于有人陪我玩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的话,小小的太子爷拉着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跑到自己父皇面前,撒着娇的要留下小男孩陪自己玩。帝锋并不介意留下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男孩陪自己的独子玩耍,也不吝啬天子的恩赐。小男孩被帝锋收为义子,赐名宁白,随太子涛入东宫伴读,寻常赏赐之物更是丰厚。

小男孩从区区弱孤,一跃成为王公大臣都要礼待的公子白,自然,就有人看不过眼。

几个王爷家的世子将他围在了湖边。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给太子伴读!”


“一个贱民,真以为攀上太子就能一步登天!”


“还想踩在我们头上,让我们喊你殿下,向你行礼!你也配!”


几位世子推推搡搡,那意思,竟是要将男孩推进湖里。


“你们干什么!”太子就在这时赶过来,世子们赶紧行礼,太子拉住男孩的手,“白哥哥是我带回来的!他救我一命!就是我哥哥!你们谁再欺负他!就是欺负我!我都会告诉父皇的!”

就是从那一刻,宁白看太子的眼神,和以前再不相同。

几位世子慌乱的退下,太子拉着宁白去吃奶黄包,“白哥哥,以后他们仔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让父皇罚他们!”宁白看着嘴里塞满奶黄包的小太子,笑着摇摇头,他想要的,并不是帝锋的庇护。

太子和宁白都在长大,宁白开始习武,为的是能保护时时粘着自己的太子爷。太子也开始学习诗书礼仪,经史子集,治国韬略,一点点的小人儿,书看一会就要闷死了,用书挡着脸偷偷看窗外院子里正跟着师父学武的宁白潇洒的身影,总会让太子挂上甜甜的笑。有时候被先生发现了,就会挨上三下戒尺,泪眼汪汪的从新拿起书本。宁白也会被罚多练两个时辰,然后强撑着疲惫的身子哄委屈屈的太子爷开心。太子爷心疼宁白也心疼自己的手,偷看的愈发小心。


两人转眼到了志学之年,越来越繁重的功课让天真烂漫的太子笑不出来。若不是日日都有宁白相伴,太子真真是要烦死了。

“白哥哥,今天你带我出宫去玩把。”太子终于还是忍不住,拉着宁白的衣袖眨巴着眼睛撒娇“天天待在宫里!不是读书就是练功,闷死了。”

宁白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却还是狠下心抽出衣袖板起脸“不行,出宫人多眼杂,被人看到该说你太子不贤了,被陛下知道,又该罚你了!而且,万一遇到危险,伤着你怎么办。”


太子气呼呼的嘟起嘴,像极了刚蒸出来气鼓鼓的小包子“白哥哥,我遮上脸,扮成你的小厮,不会被发现的,而且不是还有你呢,有危险你会保护我的嘛~白哥哥带我出去嘛~”太子如小时候一般钻进宁白怀里勾着他的脖子摆出乖巧可爱的样子求他。宁白终是敌不过他这般撒娇,应了他,带他出宫。

那天正是乞巧节,街上满是春心萌动的少男少女,太子跟在宁白身边,一顶黑色风帽遮着脸,拿着一个糖人刺溜刺溜的舔着,突然,太子拉住宁白的衣袖,“白哥哥,你闻,什么东西这么香。”

宁白笑起来“堂堂太子爷,怎么这么嘴馋,来吧,炸春卷,只能吃三个。”太子兴奋的点头,乖巧的跟着宁白坐在街边的小摊子上,金黄春卷端上来,太子掀起风帽上的黑纱,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筷子。宁白飞快的在太子手背上拍了一下,太子吃痛_的收回手,嘟着嘴可怜巴巴的看着宁白,宁白抽出一双筷子,从怀里拿出一条帕子细细擦过,才递给太子,太子乐滋滋的接过筷子,夹起酥脆的春卷吃起来。

三个春卷下肚,太子意犹未尽的咂咂嘴,酱汁在粉嫩的唇角摸出一道道小胡子,宁白笑起来,拿着帕子,拉过太子细细的擦拭。突然拉近的距离,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吸,冰凉的手指蹭过了白皙的脸颊,太子一下子脸红起来,赶紧垂下眼帘,不敢再偷看宁白脸上细腻的肌肤。宁白将他这幅样子看在眼里,唇角的笑意更浓了。

收起帕子,放下风帽上的黑纱,宁白直接拉起太子的手就往外走,太子风帽下的脸颊通红,却舍不得抽出手。

街上有大户店家搭起的高台,几位公子,正在比赛投壶,为心爱之人赢取那个作为彩头的漂亮河灯,那个河灯真是漂亮极了,一对五彩鸳鸯依偎在一对并蒂莲花下,宽大的荷叶如同一间小房子在鸳鸯头顶遮风避雨。太子一眼就相中了那个河灯,喜欢的紧,却不好意思开口,毕竟是为有情人准备的彩头。宁白怎会不知道他的心思,贴近他的耳朵问“想要吗?”温热的呼吸,惹得太子全身都热了起来,心慌意乱的点头。“我去给你赢回来!”说着,宁白跳上高台。

寻常男子岂是宁白的对手,宁白拿着河灯,看向台下的太子,视线相对的瞬间,太子一直慌乱的心突然平静下来,那一刻,像一直积蓄力量的种子,终于破土而出,娇嫩的叶芽舒展,享受阳光的抚摸。那一刻,他们找到了一个一直想不通的答案。


一骑绝尘包子笑。刚刚看比赛的我都哭了!!!怎么这么优秀啊!!!

霍顿脸疼不

龙仔今天超幸运(獒龙桃糖混同)

@起名了(-ι_- )ᖘ大名 点的更,觉得后半段写的太渣了,这两天改改再发先看看前半段😂

正文:

“人怎么这么多!”这是张继科此时最最真实的想法。他习惯性的又压了压帽檐,又伸手把旁边人的口罩提了提,“累了就靠我身上歇会。”

马龙白了他一眼。

张继科立刻赔笑“我错了我错了,我应该早点起的。”

“说好的六点,你十点才起!叫应该早一点?!”马龙很想把张继科解剖一下看看他为什么这么爱睡“我叫了你3个小时!三个小时!”

张继科赶紧把人搂怀里“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陪你等着了,我给你说,一会你把口罩摘了,想好怎么拍,拍完咱就跑。去厕所换上刚刚买的T恤。咱俩难得来一次,别被人搅和了。”

马龙不甘心的锤了张继科一下“要是被缠住了,我就把你留在这自己去玩!”

张继科的脸立刻皱成小核桃“不行,你可不能抛弃我。”说着把放在马龙腰上的手又收紧了一些。

两个人难得的休息日,马龙想去迪士尼,张继科麻利的买机票订酒店,晚上就住进了迪士尼的漫威主题房。马龙兴奋的即使被张继科缠着亲热许久还是睡不着,倒是张继科睡过头了,等到了马龙最期待的和美国队长合影的项目时,已经排了很长的队。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眼看着自己前面的游客合影结束就要离开,马龙欢快的小步子就要迈起来,口罩都摘了一个耳朵了,那个美国队长Coser却敬了个礼下台了。。。

什么情况!马龙不能忍!张继科更不能忍!我龙仔排了这么久,你说下台就下台?!小藏獒火的要咬人了!

还好马上就有工作人员上台解释“不好意思各位游客,美国队长刚刚接到紧急任务,不过他很快就回来请大家耐心等待。”

马龙气的又锤啊张继科一下,“你看你看!早来一点点,就能拍前面一个了。”

张继科更郁闷,又要等,什么时候才能执行自己把小龙仔彻底拐回家的计划啊。

还好这次没等太久,不过十分钟,美国队长就回来了看起来是换了个Coser,看上去比上一个帅气多了,那身制服也更精细,穿身上简直完美。

马龙给张继科一个眼色,张继科立刻准备好相机。马龙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摘了口罩,走了上去。

马龙才走出两步,就听到了台下的尖叫。

“啊!!!马龙!!!是马龙!!”

“真的!!!真人!!!龙仔!!!”

“龙队!!!”

马龙叹了口气,被认出来的太快了吧!赶紧小跑两步走到那个Coser面前。Coser很友好的和他握手,找到拍摄的镜头,揽住马龙的肩膀,马龙顿时感觉到这位Coser手臂和胸前完美坚实的肌肉,不由红了脸。冷静,冷静,你是有男朋友的人!马龙一边暗自提醒自己,一边迅速拍了张正常的合影。

“你还有什么想拍的特别的姿势吗?”Coser很贴心的又问了一句。

马龙觉得这个声音耳熟的很,但他现在一心想着赶紧跑,连忙道谢“没有了没有了,谢。。。”

马龙对上了Coser的眼睛,剩下的一个谢字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泽莫怎么说的来着,我发现你蓝色的眼睛里还带了点绿!

我去!!!我也发现了!是带了点绿!

马龙此刻内心咆哮起来,我说怎么这个人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怎么能有这么完美的肌肉!怎么能把这身制服穿的这么完美!怎么看着这么顺眼!这么自然!这么真实!就跟美国队长本人一样!

这TM就是本人!

马龙小粉丝属性被完全点燃,如同台下的游客一样尖叫起来。

“Chris?!!”

同时把自己弹起来挂在了Chris身上。“Come on!要不要这么快被认出来啊!”Chris带着点无奈的笑,接住了马龙。动作无比熟练,就好像经常有个人这样做一样。

张继科差点摔了手机。

游客们看到马龙的举动又尖叫起来,尖叫完了才想起来,刚刚马龙喊的什么来着,Chris??Chris?!Chris!!!!

反应过来的游客们更加疯狂了!开玩笑!那可是Captain America 和 Captain China的世纪会面!场面一下子异常混乱!

张继科要气疯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龙仔主动挂在另一个男人身上!不行!不能忍!就在他要冲上去把马龙拉走的时候,Chris身后,突然就冒出来一道人影。

马龙还沉浸在兴奋中,就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Hey boy!从我男朋友身上下来可以吗。”

马龙歪头一看,直接当机,漂亮的大眼睛,骚气的墨镜,标志性的小胡子,整齐的三件套。

“Do....Do...Downey!”

马龙足足可愣半分钟,然后从Chris身上跳下来下来,转身抱住了Downey。

张继科这次真的摔了手机。

tbc

原来丁卯也是法医。。。是不是有人要开前世今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