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家的洛洛

抄袭去死

手中沙(巍澜衍生 朱厚照×裴文德)

正德十二年,小王子犯边,皇帝化名朱寿亲征,京中大乱。江彬趁机起兵,攻入皇城,欲夺江山。

皇城守卫被江彬尽数收买,宫城门口仅余三两太监守卫。

江彬坐于马上,那几名握刀的手都在抖的太监根本不入他眼。挥手下令攻城。麾下兵将冲向宫门,几名小太监突然扔了刀往宫内逃,引得先头部队追入宫门。

忽的!宫门紧闭!墙头之上弓箭手涌出,将宫内叛军尽数射杀。

江彬盯着城墙之上那身着飞鱼服的男子,登时冷笑。

“君后当真是忠心,皇帝大势已去,君后还是别做这等无谓的反抗了!”

裴文德的手已经许久未拿剑了,但此刻,宝剑在他手中,依旧锋芒毕露!

“本君入宫久了,怕不是各位大人都忘了,本君,缉妖司首领出身!今日,本君在此,尔等,休想踏入宫城!”

江彬不再多言,京中的守备兵力他清楚的很,此刻宫内能有千人已是极限,他手中可是三万精锐,纵使裴文德可以以一敌百,也是无济于事。

江彬清楚,裴文德自然也是清楚,但是他要做的,不是退敌而是拖延,皇帝应该已经收到他的传书,不日便可回京,他要守住皇城,等皇帝回来。

烽火燃,战鼓响!喊杀震天!

自从那年校场面君,到今天,整整七年。

校场一见,裴文德就被皇帝相中收入后宫。他是不愿的,但是家族几十人的姓名,他不可不顾。

入宫以后,裴文德便是专房之宠,风流的皇帝再没宠幸过别人。他本以为入宫第一夜便是无尽的屈辱,但是皇帝,给了他最大的纵容。知道他不愿,皇帝和他同床三月却没有动他一下。

要他日日相伴,月下对饮,红袖添香,风花雪月的事儿做尽了,却在每日他睡下后再爬起来处理公务。

荒唐的皇帝仿佛把自己所有的真实都给了他。柔情似水,几乎要将他溺死。

皇后忍受不了皇帝的冷落,气势汹汹的带人冲进承乾宫,裴文德本无意顶撞,却不想皇后一巴掌打下来,俊俏的脸上登时划开一条口子!皇后还想再打,手却被一把抓住。

没人看到皇帝什么时候来的,但是皇帝眼神中的寒芒却是实实在在让人胆怯。

皇后当即被废,被宫女拖了出去,皇帝拿了药箱亲手给裴文德上药。拿着竹片将乳白的药膏抹开,眼睛瞪的大大的,生怕一个看错或者下手一重,弄疼眼中的人儿。

脸上的伤口麻酥酥的,裴文德看着小心翼翼的人,突然伸手握住了皇帝上药的手。竹片戳在了伤口上,皇帝赶紧抬手。

“别动,会弄疼你的。”

裴文德没有放手

“我毁了容,陛下要是嫌弃,我自请出宫便是,不会让您落人话柄。”

皇帝捏紧了竹片,瞪着裴文德咬牙切齿,还是没舍得说一句重话。

“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放你走了!我抓住你了,就不会放手。”

说完继续给他上药。

裴文德忽的就推开了皇帝的手,不管不顾的吻住了他,皇帝瞪大了眼睛,浪潮般的渴望苏醒,汹涌而出,等皇帝反应过来,裴文德已经被压在了软塌上。

将我心,换你心,此生相依偎。

第二日,裴文德醒来,发现自己被皇帝靠靠抱在怀里,皇帝醒着,手指在他光裸的肩头画着圈,裴文德动了动,全身酸软,他便不再乱动,老老实实伏在了皇帝怀中,他其实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他一个武将,会被看起来文弱的皇帝搞成这样。

皇帝在裴文德额头亲了一下。

“你累了,多睡会儿吧。不舒服就说,太医等着呢,药膏和汤药都备着呢。我让人拿了鹅绒垫子,一会儿给你换上,更软些。御膳房的吃食太糙了,我挑了几个可靠的手艺好的厨子留在小厨房专门伺候你,想吃什么让他们做。还有个专门做饽饽的,你爱吃甜的,他每天都做几种备着呢。江南新进贡了丝绸和云锦,我挑了些适合你的颜色,丝绸裁了新的寝衣,云锦……”

“陛下”

裴文德突然开了口,沙哑的嗓音勾人。

“您是天子,这般事无巨细的,倒像是一个宠溺爱妾的纨绔少爷。”

“你不是爱妾,我要你做朕的正宫皇后。”

小皇帝说的认真,裴文德却只是一笑。

“你那满堂迂腐老臣,能让你立一个男人当皇后。”

“他们会同意的。”皇帝说的十分笃定,裴文德身上确实难受,也不再回他,拉了拉被子,又睡过去了。

见裴文德睡熟,皇帝轻手轻脚的起身,昨日废后,今天必定被一群老顽固谏言。但是他已经有了打算,他要裴文德做的他皇后,那个伤了他的女人,也必须付出代价!

那天,就在大臣们慷慨激昂的谏言让皇帝收回废后旨意,处死祸国的裴文德的时候,天降火雨,关押废后的冷宫付之一炬。皇帝和大臣们赶到时,已是一片焦土。三朝老臣杨廷言以头抢地,高呼妖孽祸国。

一声嘹亮的鹤鸣,就在这时传来,天际飞来三只仙鹤,为首的一只喙中衔这一卷金纸,仙鹤在半空盘旋一圈,仙鹤送开口,那卷金纸飘到皇帝面前,浮在半空,自行展开。

“先圣临凡,亲尝下情,妖女冒犯,神明不乐。”

皇帝念出金纸上的字,大臣一片哗然,金纸化作点点金黄消散,大臣们还没反应过来,仙鹤又是一声鹤鸣,展翅飞向了裴文德住的宫室,落在了赤金色的琉璃瓦上,所栖之处竟凭空开出朵朵青莲,眨眼间开满屋顶。

皇帝笑了,满脸讥讽,“各位爱卿,说谁祸国?”

大臣们跪伏在地,不敢出声,皇帝当即下旨,封裴文德为君后,赐銮驾,和皇帝同居乾清宫。废后不敬神明祸连家门,一家被贬。

裴文德被人从被窝里拉出来的,迷迷糊糊的就被套上了礼服,接着就被拉出去和皇帝一起接受了群臣朝拜。听到封后的圣旨,才一个激灵的清醒过来,只是眼前的形式他也不能多问,就晕乎乎的跟着皇帝行礼,最后被送回乾清宫。

本来就没缓过来,又被拉出去行了一通礼,裴文德一到乾清宫就瘫在了床上,皇帝憋着笑,给他揉腰。

“陛下怎么说服了群臣,一天就将我封了后?”裴文德玩着皇帝身上的穗子懒懒的问,“而且,那礼服銮驾,分明就是提前就准备好的,陛下你早有准备?”

皇帝解开他的腰带,拿了药酒肌肤相亲的揉捏,

“确实早有准备,你一进宫就准备好了,早晚有这一天。只不过,确实比我想的早了很多。”

“阿照你……啊!!!!”

裴文德一声惨叫,皇帝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那一下力道有多重,只是愣愣的看着裴文德。

“你……叫我什么?”

“不就是叫了你的名字!!!你就要杀我!疼死了!!!以后不叫了!”

裴文德既然已经明了了自己和皇帝的心意,自然放下了君臣的姿态,开始进入爱人的角色。只是皇帝没想到,他真能这般真诚。

“你再叫一次,再叫一次!”皇帝把人搂到了怀里,眼神炙热。

“不叫了!疼!哼!”

裴文德扭过头,手却缠住了皇帝的垂到胸前的长发。

往后的日子,大概是皇帝一世最安适的日子,裴文德被他宠的不像样子,巍峨端庄的宫墙内,裴文德却可以素服散发的逍遥自在。除了每年的祭礼,难得几次能着上礼服,拿出一国之后的样子。

那日,西域来使,进贡来一块青色的昆仑美玉,那颜色,天青过雨,玲珑通透!皇帝看着那玉竟然有些痴了。

“天青过雨,公子如玉,这美玉,和朕的君后,极为相配。”

皇帝说这话的时候,笑的灿烂,眼睛看着裴文德,眼眶里,却有些湿了。

“这玉,朕赐给君后了。文德,朕再赐你一封号吧。”

“嗯?”

“先唐太宗,与长孙皇后举案齐眉,私下都唤皇后观音婢。文德,以后,朕,叫你昆仑可好。”

“好。”

若真能像唐太宗和长孙皇后一样相守一生,裴文德也是满足的。

那夜,皇帝格外动情,一次一次的要着裴文德,口中不住的轻唤。

“昆仑,昆仑,我不会放手的!不会放手。”

“阿照,你轻点,阿照~”

“昆仑,我爱你,昆仑…”

三日后,小王子犯边,皇帝御驾亲征。江彬京内起兵。


裴文德身后的小太监进宫不久,平日里见惯了的温润公子,身着战袍竟这样英武不凡。

“乐安!你一会儿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我败了,你一定躲好,等陛下回来,为他打开城门!”

裴文德将宫门的钥匙交在了乐安手里,这个清秀单纯的小太监格外合裴文德的眼缘。

“君后,我。。。我不行。。。”

“乐安,如果我败了,天下大任系你一身,快躲起来!”

裴文德冲入了战阵。

三日三夜,鏖战不休。

裴文德快没有力气了,身后的士兵只余百人,曾经护他三年的宫墙残破不堪。

“阿照,你怎么还不回来…”

宫门,破了。

“君后,当真要以死相抗?”

御街上,只剩了裴文德一人,江彬坐在马上,玩味的看着他。

“听说,君后乃天神下凡,可如今,可还有办法扭转这必败的结局?”

裴文德勉强用剑支撑着身子,嘴角扯开了一个惨烈的笑。

“江大人,我说过,你别忘了,本君,缉妖司首领出身!”

说着,黑色的纹路自脖颈蔓延到脸颊,宛如黄泉路旁开放的曼珠沙华。

“小心!他妖化了!”江彬大喊着策马后退。

“一为皇恩,二为天下苍生,三为,白首不相离。”

裴文德赤红着眼睛,再次堕入杀戮。

叛军真的太多了,尸体在裴文德脚下堆积成山,可还有无数叛军涌过来。

“锵——”

裴文德手中的剑断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快!杀了他!”

他听到江彬在喊,他看到又有人冲了上来,他本能的抬手,手中的残剑似是发出一声悲鸣,在金属的碰撞声中再次折断。

“噗——”

长枪没入了裴文德的胸膛。

“阿照,我等不到你了。”

“昆仑!”

皇帝目眦欲裂,他刚刚赶到,只看到裴文德被刺穿了胸膛。痛的他仿佛肝胆俱裂,汹涌而出的恨意冲破了封印,一瞬间,天地仿佛冰封。

“昆仑!”

“阿照……我……我给你守住了,我要先……先走了,下辈子,咱俩当对普通人。再……再一起过一辈子。”

“不行!我不同意,这辈子还没完,你不许想下辈子!”

“嘘,别……别说话,让我在你怀里待会儿。”


很多年后,乐安喝多了酒,和自己徒弟说起当年,他说君后在皇帝怀中离开后,皇帝突然变了,一身黑衣,手持长刀,一个人杀尽叛军。小徒弟们也只当他喝多了的信口胡言。皇帝何时有过什么君后。

正德十六年四月,杭州西湖边上的一户人家生了一个男婴,同日,正在京郊钓鱼的皇帝突然落水,回宫后不日驾崩。

end


彩蛋

“阿照……小巍……阿照……”

“云澜,云澜!醒醒。”

赵云澜一睁眼,就看到自家大美人正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一转身,把自己埋到了沈巍怀里。

“小巍,我好像梦到我的前世了。”

“我听到了,你在叫我当时的名字。”

“果然那个小皇帝就是你!想不到那个历史有名的纨绔皇帝,是我的大宝贝啊~但是历史上咋没记我”

“我清除了世人的记忆,那一世本是我失察,你出生的时候,我去看你,耽误了时机,让我一直追捕的妖进了皇宫,伤了皇子,他命不该绝,我又,我又想靠近你,就封印了力量替了他。”

“所以当时收我为后是你还是小孩子就想好的啊~啧啧啧,沈巍啊,想不到啊。”

“不……不是……”

“那你后来怎么不来找我了。后面的几百年,为什么没再来找我。”

“那一世你本该长寿,我却害你横死,往后,是我不敢了。”

沈巍说着抱紧了赵云澜

“幸好这次,我抓住了。”

“小巍,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嗯。”

“小巍,我还有事儿想问你。”

“你说。”

“你做皇帝的时候,那么多女人围着你勾引你你咋就能忍住的呢。”

“……”

“我梦里的那些女人那个不是千娇百媚,都想尽办法的求关注,我看了都不忍心了,你咋都忍住的。”

“……”

“哎哎哎!!!小巍!!!有事儿好好说,别动手!!!明天我还得开会呢!!啊!轻点~嗯~沈巍~宝贝~美人~老公~放过我吧~”

第二天,赵云澜理所当然的请假了。

哈哈哈哈哈!这个真的太适合沈老师了吧!!!!

龙大学子:啊啊啊!!沈师娘好帅!好想上。

沈巍:每人十万字论文,手写。周一交。

龙大学子:不好意思沈教授,我们这有地星人在打仗,我们被困住了。论文写不了了!

沈巍:哦,你们等一下。

五分钟后,地星人都逃跑了。

沈巍:想躲过去?不可能的。

龙大学子:……

尼玛我一个爆哭!!!?
你想我就算……
我和马龙就算……
还是说一半又从新说特意提的!!!!我尼玛!!!!哭出声!!!!
只要耐心等!总会有糖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扶我起来!!!我要给我的CP更新!!!

Start from Start (盾铁)

“打败灭霸以后,Steve放下一切,成为了SI襁褓中的唯一继承人的贴身管家。”


一个月


“小宝贝,叫你Anthony怎么样,嗯~Anthony…Anthony~”


三岁


“斯蒂乎,今天晚上也给Anthony讲腻害的钢铁侠的故事吗?”

“是最厉害的钢铁侠的故事。”

“可是,最腻害的钢铁侠,为什么打不过美国队长呢?”


为什么呢!


七岁


“Steve!今天校长先生说!让我直接读中学!”

“Anthony真厉害!”

“那今天可以奖励我吃甜甜圈吗?”

“好,回家给你做。”

“要加巧克力酱!”

“好。”


十岁


“Steve,你为什么不会变老啊。”

“因为Anthony还没有长大,我不能变老啊。”


十四岁


“Anthony!你在干什么!”

“别管我!”

“Anthony!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父亲当年都不会这么混蛋!”

“闭嘴!你没资格提他!队长先生!”


二十岁


“回来吧,SI需要你。”

“这二十年没我它也很好。”

“我需要你,Anthony,我……我不能再选错一次了。Anthony,别让你父亲失望。”


二十七岁


“Steve!我紧张!天啊我太紧张了!”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放松,去吧,我也很久没有看到这些盔甲飞上天的样子了。”

“不行!Steve!我……我……”

“没事的,不管发生什么,我会接住你的。”


三十二岁


“Steve,四点钟方向!”

“顾好你自己!”

“我发现boss了!”

“小心!”







Steve

To…Tony

Let's go home

Home

We are home


真TM幸福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了!!!我疯了!!!我有这个华夫机啊!!!同款华夫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个系列的爆米花机菜板子面包机小炖锅我都有啊!!!!!我疯了我疯了!!!!

拼团了,本金270到手应该300以内,别再找代购挨宰了,原价拼团!等你来!企鹅联系,419897706备注绿胖砸基拼团

找人拼funko啦,拼国际运费,直邮的!要的话加群:
欢迎加入英语学习交流群,群聊号码:597693429
你没有看错,就是这个名字。嗯!

同穴(盾铁)

一步,步伐稳定,盖在棺材上的星条旗没有一丝颤动。

两步,高跟鞋碰撞地面,新娘的婚纱下,小腹微隆。

三步,精致的妆容遮掩还未舒缓的憔悴,Natasha捧着星盾,跟在抬棺人后面。

四步,盔甲发出轻微的声响,看向走来的新娘。

五步,Clint匆忙赶来,在角落坐下,Natasha回头看了他一眼。

六步,Peter跟着人群鼓掌,忍不住频频回头。

七步,Bucky没有带金属臂,一只手稳稳的托着棺板。

八步,Happy又一次摸了摸口袋确定戒指还在。

九步,Wanda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哥哥。

十步,新娘透过头纱,看着盔甲,脸上没有笑容。

十一步,牧师开始念悼词。

十二步,神父开始宣读誓言。



今天是钢铁侠的婚礼,也是美国队长的葬礼。
草坪上鲜花拱门下新郎新娘相拥。
旁边,棺材放入墓穴,铲入了第一捧土。



但是大战中美国队长的尸体早已无法寻回。

钢铁侠依旧活着。

但Tony Stark已经长眠在名为Steve Rogers的墓碑下。

告别(桃糖)

今天是Chris作为美国队长,拍摄复联4的最后一天戏了,他的难过谁都看得出来。发完推特,美国大金毛的耳朵和尾巴都耷拉着,幽怨的唉声叹气。

Downey拍完一场戏穿着可笑的特效服靠了过来。伸手给大金毛撸毛。
“嘿,别这样,你让Kevin很有负罪感。仿佛他抛弃了他俩忠诚的大狗。”

Chris靠在了Downey身上,戳着捕捉点。
“我才不是他家的狗,我是你家的狗!”

Downey摁住Chris破坏公物的手。
“那我的狗要听我的话,不要难过了,我的阳光大甜心去哪里了?”

Chris抱住了Downey,开始亲吻他的后颈。
“我不想拍完,我还没吃够你拖车里的定制套餐。”

Downey在Chris怀里转了身搂住了他的脖子。
“那杀青以后你来探班。”

Chris不买账的小声吭叽。

“除了探班,你还有别的任务,在我也杀青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希望看到你的东西。”

Chris又吭叽了两声,然后反应过来,Downey说了什么。看不到的耳朵和尾巴“唰”的立了起来,开始在Downey身上乱蹭。

Downey亲了下Chris光洁的下巴。
“我要带我的大狗回家了,钥匙早放到你拖车的枕头底下了,怎么一直没发现。”

“Downey你是故意的!明明我一直都睡在你的拖车里!”



彩蛋

Kevin:呵呵!你是舍不得角色吗!!!你分明就是因为以后不能和你Downey一起拍戏了才难过!呵!我是总裁!!!我是制片人!!!天天被你俩秀的要瞎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请你们回来的!!!!

一年后

Kevin:真香